<法院裁定,淘宝店转让在商业意义和法律问题上_网店转让_京东网店转让_拼多多网店转让_淘宝商铺转让

法院裁定,淘宝店转让在商业意义和法律问题上

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称,二审维持一审法院裁定1元转让淘宝店协议有效的案件。

笔者认为这一判断在商业上具有积极意义,使淘宝店铺的商业信誉价值得以转移和实现。但判决中也存在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,如事实不清、理由矛盾等。作为案例,不值得表扬。

一审认定“转让合同实际上属于共同财产分割,并非网店转让”,同时认定“约定的一元价格并非明显不公平,合同合法有效”。二审法院延长了一审的这一裁定。

在法院认定的事实中,2012年10月26日的财产分割并未提及淘宝店铺转让合同,而是以此协议作为最终协议,将淘宝店铺作为共同财产,认定淘宝店铺转让合同为共同财产分割。这种让步是毫无根据的。

事实上,确定淘宝店铺转让合同成立,本身就表明不是共同财产。另外,淘宝店在最终协议之前转让的事实也说明淘宝店只能是个人财产,不能是共同财产。

二、既然认定淘宝店转让合同属于财产分割,而不属于网店转让,那么同时认定淘宝店转让合同有效是矛盾的。如果不是网店转让,转让合同怎么有效?更何况买卖合同关系和财产分割协议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。

反之亦然。既然“转让合同中约定的一元价格并非明显不公平,合同合法有效”,淘宝店铺转让协议就不能再视为财产分割。怎么可能既是买卖合同又是物业分割协议?

第三,显然没有足够的证据以“支付一元转账的便利性”来“确认蔡女士实际支付了转账款项”。

一审法院认定“转让合同实际上属于共同财产分割”,显然是为了“规避”淘宝“淘宝店铺只能由实名认证的店主经营,不得买卖、出租或赠送给他人”的规定。

二审还发现“淘宝与支付宝之间的服务协议只是一个业务规定,可以要求淘宝商家按照这个规定进行网上交易,但无法确定合同的效力”

对淘宝规则没有明确的认识,对其性质也没有正确的认识,这是一审不一致的原因。虽然二审法院明确表示,支付宝(淘宝)的服务协议不能用于确定合同的效力,但其他方面的确定仍然是一个愚蠢的说法。

事实上,2012年7月5日版《转让合同》规定,法院的判决是裁判,账目可以转账:

“您应该对您的帐户(成员名称)和密码的安全负责,以及通过您的帐户(成员名称)和密码实施的行为负责。除非有法律规定或司法裁决,并经淘宝同意,账户(会员名称)和密码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让、捐赠或继承(与账户相关的产权除外)。”

最新版本《协议》(2015年4月24日)也规定:【账户转账】由于用户账户与用户信用信息关联,只有法律明文规定、司法裁定或淘宝认可,且符合淘宝平台规则规定的用户账户转账流程,才可以转账。一旦您的账户被转移,账户下的权利和义务将被转移。此外,您的账户不得以任何方式转移,否则由此产生的所有责任由您承担。